您的位置 > 学术交流 >古老中医在国外实践的新突破-NAET经络平衡学​

古老中医在国外实践的新突破-NAET经络平衡学​

交流会主题: 古老中医在国外实践的新突破----NAET经络平衡学


主 讲 人  : 吕占平神经正骨科博士医师     
主 持 人  : 张晓东 博士
时常约3小时
交流会内容:
      1、什么是NAET(Nambudripad’s Allergy Elimination Techniques)?
      2、物质的三种存在形式
      3、认识过敏
      4、NAET的临床应用
      5、NAET作用机理之探讨
      6、NAET的过去,现在未来
      7、应用NAET治疗自闭症的临床研究
      8、抛砖引玉,现场会诊
      9、参会专家讨论 
 
 2014年9月28日(星期日)18:30PM~21:30PM,第三十届北京御源堂学术交流会在东源文际医疗培训部举办,御源堂出诊专家、医师、实习医师及外部特邀人员应邀参加交流会。本次交流会由神经正骨科博士吕占平医师主讲,张晓东博士主持,会议围绕NAET经络平衡学展开讨论,参会专家互相交流,现将会议内容依次记录于下。
  刘先利:大家好!今天是御源堂第三十届交流会。我们非常荣幸能请到张晓东老师担任今天晚上交流会的主持人。张晓东大夫是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,可以说是御源堂诊所的元老级人物,一直在做中医康复方面的工作,目前也在和睦家从事中医康复的工作。稍后我就把今晚的会议议程交给张晓东老师,让张晓东老师主持今晚的第三十届学术交流会,大家欢迎。
 
  张晓东:诸位朋友诸位嘉宾大家好!我叫张晓东。非常感谢诸位专家能在百忙之中莅临我们的研讨会。非常感谢我的两位同学,也非常感谢诸位朋友,虽然我不知道诸位叫什么名字,你们能够今天来到这里我深感荣幸。
我觉得今天非常有幸!请到了我在美国留学时候的校友师兄吕占平吕老师,来和大家分享叫《NAET中医和西医还有西方传统医学相结合》的这么一个技术。这个技术很多年以前我就接触过。那是1996年我刚到美国,因为要勤工俭学,所以当时我在针灸学校教针灸,认识的一位台湾医生在用NAET的技术。当时我很疑虑“这个东西能治疗过敏吗?”他说我可以给你试试。你对什么东西过敏?我知道我对牛奶过敏,所以他就是对我做检查,发现我确实是对牛奶过敏。顺便就帮我治疗了一下,后来再喝牛奶就不再拉肚子了。也真的是能够治愈一些疾病。所以后来我就特意飞到加州参加了NAET的学习班。当时毕业以后我们主要是学美式的脊柱正骨,所以大部分我们的病人是疼痛的患者。但是后来我们发现,其实很多疼痛相关的疾病实际上是和一些食物的消化代谢有关系。所以后来我们把NAET这种技术和正骨的理疗结合到一起,发现它的效果会大大的超出我们的想象,所以我们就用这个技术开出了一家诊所、两家诊所、三家诊所,就这样一直开下去了。
 
 
  接下来我想介绍一位女士,就是苏瑾苏女士。她不仅是我师兄的太太,而且是原来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高级研究员,去美国后还取得了物理学博士学位和电脑专业的博士学位。对于怎么能够把这项技术升华到一个更高的层面上,苏姐的这种教育和背景是给了我们很多的想法。苏姐也是我的第一个病人,当时苏姐来找我的时候,是脸上长了痘痘,然后她说“我脸上长了这么多痘,我年轻的时候都没有长,我现在四十几岁了怎么开始长痘痘了?”然后我就开始给苏姐治痘,发现她实际上是对明胶的过敏,稍后我会请苏姐来分享一下她当时过敏痘的体会。这样也引出NAET这个技术。之后我们请在座的诸位专家自我介绍,先从苏姐这边开始。
  苏瑾:这个故事还是请吕老师来讲吧,因为他为这个故事特意编了一首打油诗,就是我们整个开讲的一个引言,会非常有趣,等他讲完了以后在专家讨论的环节,我跟大家分享一下当时刚开始我是怎么拒绝张老师,后来又接受这个技术,然后我们又在这个上面发展起来的其他一个应用。
张晓东:那就一会儿留给师兄来给大家介绍,那我们就请各位专家作自我介绍。
接下来是各位大夫介绍:分别是田合禄、胥荣东、李洲、刘先利、段然、王云涛、鸭志田典子(排名不分先后)
田合禄:我叫田合禄,大家见过面了,就不用多介绍了。
胥荣东:本人姓胥,伍子胥的胥。我一直是不务正业,本科学的中医专业,原来只有两个专业,中医中药,然后现在搞针灸,针灸也没有学好,估计都忘了,所以现在来这里学习。
李洲:大家好!我是李洲大夫,我是御源堂的中医师。
刘先利:大家好!御源堂的刘先利。我之前一直负责御源堂的学术交流会,很高兴今天跟大家见面。
段然:大家好!我是段然,我是中医骨伤科医师。
王云涛:大家好!我是东文中医王云涛。 
张立博:大家好!我是张立博,东文中医的医生。谢谢。
鸭志田典子:大家好!我是鸭志田典子。在东文中医工作,来自日本。
张晓东:谢谢,还有一位是lily。她是北京和睦家医院卫星诊所的总负责人,她一会儿也会过来。我一会就把话筒交给今天的主讲吕占平吕博士。
 
  吕占平:大家好!非常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参加我们这个讨论。也非常感谢张晓东师弟。正是有了他的引见,才有机会和大家一块面对面讨论这个技术。这个技术是我去美国学到的我认为是最好的技术之一,所以我也希望中国的中医能一起来研究这个技术。
  今天和大家讨论的题目是:《古老中医在国外实践的新突破》-------NAET经络平衡学。我们先看一下ppt。有一份研究表明了95%的疾病跟过敏过关,或者是过敏直接引出的疾病,或者是过敏使这个疾病加重复杂化。另外一个报告说在美国因为食物过敏,每年有几千人进急诊室,其中有150-200人死亡,仅花生过敏就占50%-60%。在这里我们引用一个病例:加拿大一个少女她因为对花生过敏,所以从小就不敢吃花生。但是她的男朋友不知道,有一天她男朋友去和她约会,然后她男朋友在来之前吃了带有花生酱的三明治,来了以后就给她一个亲吻,结果就这一亲吻,使这个少女过敏了,立马出现呼吸困难等过敏现象,马上去急诊室,但是没有救过来。他根本就没有吃这个花生,只是因为亲吻。所以如果有一个技术把这些过敏的东西清理掉治疗好,那么95%的病可以得到很好的治疗。因过敏的致死率也会降低。
  现在这种技术我们有了,就是我们就讲的NAET。然后我跟这个技术有什么渊源呢?是因为我自己过敏,同时因为和张医生有关系。我自己是2010年的时候开始过敏。大家可能听说过好多人到了美国以后5-6年开始过敏。我那个时候到美国已经十多年了,我还觉得挺开心我没有过敏。但是2010年的时候我搬了一座新房子,那座房子的油漆味诱发了我的过敏。那是春天,开始不知道是过敏,以为是感冒,吃了好多中药西药,不管用,后来我想是不是过敏了?那就买了一次抗过敏的药吃,一吃管用,才知道是过敏了,但是大家知道过敏你吃药是抗一抗,西医是没有什么办法的,所以我买抗过敏的药吃,一吃只管几个小时,不行了又要吃,那一年非常不舒服。弄的很尴尬,一直打喷嚏流泪,然后晚上鼻子不透气,基本上是用嘴呼吸,每天晚上都很不舒服。然后第一年到了夏天就好了,过了第二年又开始,又来了过敏这些问题。那个时候张医生说“我正好学了一个新的方法,可以治疗过敏。”好在张医生是我的好朋友不要我钱,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了。那一年我对这个技术并不了解,他叫我隔离一些东西,到了夏天就好了,我估计治好了。到了第三年又来了,又要他治疗,好一点了,也没有彻底。我想不行啊,这样每年都过敏,没有办法工作,弄的我很苦恼,所以我说我想学这个技术,后来6月份我就开始学这个技术,学了这个技术以后,回国要隔离,治疗什么要隔离什么。(张医生当时给我治疗的时候说的我没有听进去,)然后还要从根本上治疗,把平时吃的营养素和平时吃的食物都要治疗。那年6月份回来就开始治疗,把这些东西全治疗了一遍,到了来年就没有了。从那以后就没有过敏了,就好了。我去参加学习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我太太。刚才张医生也说过。我看我的过敏治疗好了,太太的青春痘也治疗好了,就想学。她那个时候已经四十多岁了,开始长青春痘了,年轻的时候都没有长。期间找了一个中医,给她上面膜,上了大约5、6个月,也不行。当天好一点第二天又长出一片,此起彼伏。弄的她也不开心,为了逗她开心我编了一首诗打油诗,大家想不想听一听?当时我是这样说的,“太太有张痘痘脸,人人见了说好看,一颗痘痘一朵花,万花丛中最娇艳”我这么一说她就开心。当时我也得出一个小道理来,这个道理对男生特别重要喔!什么道理?就是老婆你要说她漂亮,有事没事你要说她漂亮,一说她漂亮她就开心,一开心她就做好饭给你吃。不信可以回家试一试啊!
  下面我们就开始看一下这个ppt。也是我本人的简介:我本科是医学院的,研究生是军事医学科学院,然后1991年到美国开始是做微血管研究,后来又学了正骨科,也是那个时候认识张医生。1998年毕业以后就开始当医生。工作经历是大学毕业就开始在医学院病理生理教研室当助教,然后考了研究生到了军事科学医生院,把我分到401医院,这个医院是在青岛是北海舰队的一个总医院,然后还在南大学当过客座教授,后来就正式开始工作。
从我十几年来看工作经历是不太好看,因为都是分开的。我是从2003年开始学的NAET,今年开始做教员。NAET的创始人叫大卫,我那个时候想请大卫到中国授课,他说我去你也要去,他说你要参加我的培训班做教员,他的培训班有一些要求,所以他让我去做教员。这一次和大家见面,主要是介绍这个技术,不是教这个技术,不是教课。
   
 
  今天给大家一块讨论的几个问题就是什么是NAET------Nambudripad Allergy Elimination
Technique ;还有物质的三重存在形式;认识过敏;NAET的临床引用;NAET的临床机理和探讨;NAET的过去现在和未来;应用NAET治疗自闭症的临床研究等这么几个方面。
  什么是NAET?是根据中医理论发展起来的治疗过敏和过敏相关疾病的技术,这种技术非切入,非药物,无疼痛是用来永久性消除过敏的方法。NAET是祖国医学传入海外,与西方的自然医学和神经正骨科chiropractor等相结合产生的一种新学科。,是古老中医在国外的新突破。NAET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,发展和丰富了中医的实践,使中医这个大家庭又添加了一项治疗疾病的新技术。NAET无疼痛,安全可以用于任何人,从婴儿到老年人,也可以用于亚健康群体的保健治疗,以及某些可能引起其他疾病的潜在因素,NAET也可以用于治疗一些药物不良反应的副作用,治疗药物成瘾等等。NAET在治疗多种常见病多发病都有极好的疗效,能结束慢性病痛,提高生活质量。这是大卫他是创始人,过一会儿我会详细讲,他是怎么发现这个方法的。
 
  下面抽一点时间给大家放一个视频,了解一个这个NAET的应用。(视频播放)这就是一个简单介绍naet治疗方法的视频。下面给大家分享物质的形式。任何一种物质都有三种形式:物理,化学和能量的。物理的大家知道是物质的结构,化学是它的成分,比如说我们人体有糖蛋白脂肪水分和矿物质等等,能量的成分是看不见摸不着的,但是它实实在在存在的。比如说我们这个电,谁看得见电,但是灯是这个电的效果,一开灯亮了你知道有电了。再一个磁是看不到,磁是什么,但是能看到磁场的效应。我们也用来诊断,比如说心电图、脑电图这都是电的诊断,磁共振是用磁来诊断。
  不同的物质有不同的能量,是不一样的。一个苹果和一个鸡蛋的能量是不一样的,我们人体的能量是不一样的.不一样在什么地方呢,就是它的频率。不同物质的能量频率是不一样的,但是我们医生最关心的是它对人体能发生什么。这些不同的能量能发生什么效应和作用。比方说一个鸡蛋,我们吃了这个鸡蛋,对人体有哪些作用。一个是相生一个是相克,相生就是鸡蛋和你人体能量互相吸引互相加强,人吃了这个鸡蛋,马上要吸收它的能量和营养,相克就是互相消耗互相削弱,这个对我们理解这个NAET这个技术是非常重要的。
  上面我们找了三种形式,三种形式当中,能量的形式是最高形式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这个能量的形式,你一旦把它汲取出来成分以后,是永远不会变的,一直在那里,但是这个能量形式也容易受影响,NAET只是用了这个道理,把物质的能量形势,把它提取出来,然后用它来诊断和治疗。所以我说它是中医突破,突破在什么地方,治病不用针不用药,用它的能量,用物质的能量来治疗。
  下面给大家讲一下过敏,什么是过敏?可以分为过敏,敏感。过敏是一个非常快的,有轻有重的,重了危急生命;敏感不是太重,大部分情况是当天没有反应,两三天以后才出现症状。大部分被忽略了这部分,这部分在慢性病当中起了很大的作用,很多慢性病是因为它引起的,怎么治也治不好。所以这个时候,大家想的是不是过敏的问题。本来说主要是一些酶,我们身体缺少或者没有这个酶,NAET不这样翻译,他把这些都称为过敏,他认为过敏是由于机体一条或多条经络,受到致敏物的干扰,只要引起你经络紊乱就是过敏。这个致敏物也可能是鸡蛋,也可能是牛奶,是不一样的。过敏是什么呢,过敏首先是一个保护性的反应,怎么说呢,比如说有的人对花粉过敏,对灰尘过敏,有什么反应,打喷嚏和流泪,这个时候机体要把这个有害的部分排出去,因为过敏机体把这个致敏原看成是一种危险,要把这种危险排出去。有的人吃东西吃得不合适了,马上就要拉肚子,这些东西到胃里面还没有到肠道里面马上就拉出来,这是过敏反应,呕吐也是一样,吃马上就呕吐了,是一种过敏反应,这个大家会同意吗?
再一个过敏是一种应激反应,为什么这样说呢,引用一个大家都熟悉的故事,就是武松打虎。武松当年在景阳冈上弄了一只大老虎,武松这个时候的选择只有两个:一个是逃跑,一个是拼命。当时武松选择了拼命,因为武松知道怎么跑也跑不过大老虎,所以他只能选择是拼命,他当了大英雄,这个英雄也是被逼迫的情况下。很多情况下,大概逼一下就出来了,不管武松是拼命还是逃跑,他身体必须有一些反应和预备,大家说有哪些反应,大家都是医生,我们可以互动,首先是血压升高,心跳加快,呼吸加快,血糖升高等,武松当时身体有这样反应大家同意吗?就像一位太太非常爱你老公,你要说出来,“老公你是天下最好的老公”。我希望跟大家有一个交流和互动。武松把大老虎打死了以后,被大家抬到了镇上去当大英雄的时候,这个时候你想想,他身体有怎么样的反应?是不是恢复正常了,对不对,同意吗?但是我们反过来想想,如果武松没有把大老虎打死,这个大老虎老是左右转来转去,你想武松身体之前的那些反应能不能下来,能不能回来正常?不能。这个过敏就是我们所处的一种状态,大家想想看,如果是你对鸡蛋过敏,你每天吃一个鸡蛋,对牛奶过敏,你每天喝一杯牛奶,那你现在反应能下得来吗,你不知道对这些东西过敏,每天在吃每天在用,还有就是我们北方人,喜欢吃面食,但是面食有一个大的问题,里面有一种蛋白,面粉蛋白,很多人对这个东西过敏。有很多地方,已经不敢用这个东西了,把这个面筋的面粉蛋白剔除了,没有办法,因为过敏。
 
  张晓东:我在这儿给吕博士补充一下,刚才说面筋过敏的问题。对于中国人来讲,这不是特别严重,但对于西方人来讲,这是一个可以要命的问题。因为面筋在吸收的时候,会附着在小肠的毛细血管上,于是你身体,由于不能够把它这个消化吸收,这时候你身体免疫系统就要攻击,他认为这是一个免疫反应,所以甚至于把你整个的肠子都分解掉,出现各种各样的内脏的,不仅是过敏反应,甚至是内脏的的肠道的出血,所以是非常要命的,所以有一些这个可能因为我们中国人可能也由于基因的原因,我们一直在喝豆浆,所以我们没有多少对豆浆过敏的问题,西方是喝牛奶的人,所以当他们喝完豆浆以后,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过敏反映。这个就是食品的耐受性,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。包括我本人,原来我一直认为我有痛风,检查以后也是的,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不是。我是对某种食品的添加剂过敏。比如说我吃某品牌的糕点,任何一块点心我吃完以后痛风马上就发作,可能在几个小时以内,这个牌子的糕点就可以让我根本走不了路。但是我换成另一个牌子,同样的蛋糕,我就一点问题都没有,所以是我身体对于它某种防腐剂,出现了某种反应。除了这种过敏,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免疫识别。当你对一个东西产生过敏的时候,你会不会和另外一些食物也形成关联性。当你见到食物的时候,一摇铃你就流口水,今后没有食物一摇铃也出口水。那么当你对这一种食物产生了免疫记忆的时候,同时你有另外一种食物进入,这个时候你的免疫系统,在攻击这个的时候也发生了。当你下次没有引起过敏反应食物的时候,第二个食物也会产生某种识别,所以这样的话,你就会越来越多,你会发现过敏这个东西,像传染体一样,它会越传越多,所以这个我们在英文讲叫cross link如果你不阻断这个,有些病人最后就进到了那种非常危机的状态了。你们会发现过敏的病人,他是越过敏越多,对不起我就打断这么多。
 
  吕占平:没有关系,大家有什么补充的或者有什么问题,可以提。下面我给大家分享一下临床应用方面。NAET可以治疗方方面面的疾病,第一个我们用于治疗各种过敏,像花粉,食物等等各种过敏。这个就是一位典型的过敏病人,他是八年来一直头疼,还有流鼻涕这些过敏反应,我们治疗了五六次就开始好转了,然后他说简直不能相信,以前一直在吃药,吃药好一点,不吃就不好,后来就好了。
  张晓东:这儿我想给吕老师再补充一点,刚才吕老师讲就是说,这个物质的不同形式的问题。刚才讲到了他的那个物理结构化学结构和能量结构的问题,过去我们认为过敏都是在这个物质层面的,这个东西我吃了以后,进入我身体了,然后我的身体的那个免疫识别细胞,识别了以后,激发出我身体的一些免疫的反应。但是我治疗的这种病人,就刚才讲的这个花生过敏。我遇到过非常严重的病人,他根本不需要吃,只要花生壳在他这儿,他只要摸到了花生壳,马上手就红肿起来,到了他根本没有办法去触觉。你说按照传统的免疫的反应,他没有进到身体里,这个也就是说,打破了我们对于传统医学过敏的理解,除了这种物质上的进入身体以外,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层面上的问题,这个一会儿我们再去讨论。
 
  吕占平:和大家分享几个病例。这是另外一个病人,这个病人也是过敏得很厉害。他是2005年来我们诊所治疗的。他过敏到了一种什么程度,就是不能工作了,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工作。然后我们第一次治疗了以后,他轻松了很多,现在能呼吸了,以前不能呼吸。第二个是治疗各种疼痛,临床治疗与过敏有关的一些疾病。以前我们没有想到疼痛和过敏有关,现在发现很多疼痛和过敏有关。像颈椎疼,背疼、关节疼都是的,大部分是过敏引起的。这个病人是膝盖疼,我们给他拍X光片,发现他什么都是挺好的,就是疼痛。他自己也知道,一吃了东西不合适,马上就膝盖疼痛,然后这个病人很长一段时间,包括还有对其他的东西过敏。这个病人个人经济状态都不是很好,但是他还坚持治疗。
我找了几篇文章,这是一篇文章,食物过敏可能是关节炎的根源。另外一个病人,这个病人是颈椎疼,他身体全身都疼,肩膀疼腰也疼,他做了不少这个手术。第一次做了手术一直疼,看另外一个医生,另外一个医生告诉他,你做得不对还要做一次,又做了一次,还是不行,做了12次注射封闭,也不行,又做了神经阻断,也治疗不好。来我们这个地方治疗,治疗了四五次就明显好转了,治到12次就不疼。他说这是十多年来第一次没有疼痛。还有一个是皮肤病,像青春痘、湿疹、牛皮癣皮炎效果都是很好的。   
  这个小伙子是青春痘,他用抗菌素用了三、四年,一用抗生素就好一点,一不用就不好。然后我们治疗了不到二十天,就好了。但是他这个疤痕,需要一段时间修复,后来上大学了。这是一个高中生,你看过敏青春痘也很厉害,治疗完了就好了,他妈妈用一句话说,他说脸上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,又白又干净。
  这是一个美国的小孩,10岁左右,西医诊断是湿疹。他说从他记事就有这个东西,看过很多医生没有治好,我们只治了八次,八次以后就搬家走了,后来再也没有治疗过,治疗了八次就好多了,如果再治疗几次就彻底好了。
  牛皮癣我碰巧治疗好了一个病人,他不是因为牛皮癣来看我的,这种病大部分被治得没有信心了,不愿意治疗了。我们是用这个NAET这个方法给他减肥,治疗了十几次,他说我这个牛皮癣好了。在他脚上。因为他是墨西哥来的,他在墨西哥看了很多皮肤科的医生,皮肤科医生说这个没有办法,这个要跟你一辈子,结果他治疗减肥,用这个NAET的方法就好了。
 
  这个跟大家分享消化系统案例,消化系统的很多病,都和过敏有关,像消化不良等等。过一会儿有一些病例给大家说一下。这个病人是有四、五年消化系统的问题,吃什么都不行,吃了就胃胀胃痛不舒服,看了20多个医生,什么样的治疗都做了,都找不出原因,而且他告诉医生,说我对什么过敏。医生怎么说,医生说你不要吃。这是医生给他的答案。解决他过敏的方法就是你不要吃。如果有一样两样东西过敏不吃可以,如果有十样二十样东西你不吃,可以吗?没有办法避免这20多样东西。
还有呼吸系统。大家知道哮喘很多是过敏引起的,慢性支气管炎,慢性咳嗽。慢性咳嗽我们也治疗了很多病人,也有从国内来的,有一个人身体挺好的,慢性咳嗽十多年了,在国内也看过中医西医,用过很多抗菌素激素都不好。后来看好了,我说你是过敏,开始他不相信,后来用NAET的方法治疗,治疗以后好多了,他基本上就控制了很多,他说从来没有大夫告诉他是过敏,我是第一个告诉他是过敏的。
还有耳鼻喉科的和过敏有关。像小孩的中耳炎,中耳炎水肿了然后鼻炎。这个病人是一个典型的鼻炎,不能呼吸,用嘴呼吸,一直是这样五六年了。我们治疗了四五次后就开始好了。前一段时间我在中华医药看了一个病例,说鼻炎10多年治不好,他的症状,鼻子流鼻涕,在我看来是可以避免的,用NAET治疗效果应该是很好的。
 
  妇科也可以看,你看这个病人不孕症,她看我之前有三次小产,就是怀孕一两个月就留不住了。然后我们给她治疗,有了第一个孩子。十年以后我在餐馆里碰到这个病人了,是这个餐馆,她叫我,她指着这个小孩说,这是你给我治疗的,孩子已经长大了,两年以后又生了一个。
  这个是青春期综合症,PMDD非常重,重到什么程度,最后想要做手术了,两个星期以后开始情绪不稳定。有些时候,一开始压抑情绪不好,全身不舒服疲劳,甚至有自杀的想法,最后没有办法,医生怎么说呢,医生说你做手术,把你这个子宫和卵巢都要切除,不要这个组织了,后来人家给她介绍到我这个地方,她就来了,我问她多少年了,她说25年了。我说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?一般这个病都是大体的多长时间,但是她记得清清楚楚25年。她说25年前是我的月经开始,一直有这个病。后来我们治疗第五次的时候,她就好了很多,现在还在治疗,以后治疗会越来越好。
  神经科的病人,头疼的病人,我们都给看好了。这个病人头疼很长时间,偏头疼,他来的时候,讲刚开始吃至少有四五种药,后来达到20多种。他到了一种什么程度呢,到了急诊室也没有办法停止。后来我们给他用NAET治疗,到第五次的时间,他就感觉好多了。后来发现他对柠檬过敏,因为他说柠檬水好喝,每一次喝水用柠檬,很多年。给他治疗了柠檬过敏以后好多了,没有彻底,后来再复诊发现,他对隐形眼镜液体过敏,最后治疗也好了。
  Naet治疗糖尿病、低血糖等疾病效果都挺好的。这是一位糖尿病的病人,有六七年糖尿病史,治疗了两个月,他去检查了一下,所有指标正常了。这个病人是一个四高了,高血压高血脂、高胆固醇,他也有血糖高,给他治疗同时给他减肥,第一个月他就减了25磅,这些指标都正常了。不光是我们发现和过敏有关,很多这些都是西方医学自己写的,他发现糖尿病和过敏有关,但是他们没有好办法来治疗这个过敏。你看,糖尿病可以治愈吗?新的研究说治疗实物过敏和糖尿病的关系和联系,还有成功的治疗胰岛素过敏。
  我举一个例子给大家看一下,营养不良和肥胖。这个营养不良实际很多小孩都不愿意吃东西,为什么不愿意吃呢?他的身体把这个东西看成是一个异物,一种危险,不愿意吃,所以造成营养不良就是过敏。肥胖也是过敏,很多时候过敏身体就不吸收,造成一个什么结果呢,你吃东西吃来吃去,吃了一堆热量,但是营养素没有吃到,你身体的细胞就缺少,所以细胞反而给大脑的信号还是饥饿的,所以还要吃,这个病人吃了就胖。他有高血脂,高胆固醇,他治疗两个月,再回去检查就正常了,血脂,胆固醇的都正常了。 
  Naet治疗免疫系统的效果挺好的,我治疗了很多缺铁性贫血。不少病人不是来看我的,他是来看疼痛和其他的问题,发现他有贫血,就同时给他治疗。还有老年病,骨质疏松。骨质疏松的人大部分对钙过敏,对钙过敏的人,老年的时候会有骨质增生。老年痴呆和这个有关系,然后情绪的问题,情绪问题像这些情绪抑郁、焦虑、心率失常、自闭症等等都和这个过敏有关系。
  张晓东:我稍微补充两句,比如刚才说的贫血的问题。以前我治疗过多铁血症。有一个病人,不知道什么原因,高铁血一直非常高,每隔三个月必须要抽一次血,她定期的要献血放血,不定期放血就得出毛病。后来当我在跟她聊天的时候,知道在她三岁的时候,被她的叔叔和她叔叔家的儿子一起强奸过,他们不仅强奸她,而且用她小时候的小铁铲往她的阴道里面放,所以她对所有的铁器都是拒绝的。这个就有另外一个概念,过敏会不会是情绪上的原因,或者因为精神上的东西造成过敏。和我们传统过去所理解的过敏,就是这个东西进到身体以后发生的过敏不一样。后来我也是用这种naet的分子,帮她做一些治疗之后,她的血铁就正常了,就再也没有出现这种血铁的症状,她看过很多的心理医生,看过很多次的抑郁症。但是实际上可能就是一个曾经的创伤造成身体上和心灵上的不适,就是过去我们中医讲的身心健康,当她心灵受伤害的时候,她也埋藏到身体里面去,她身体表现出来的,就是高铁血症。
吕占平:这一位也是情绪的问题,你看他四年来不能上班不能开车,一直很担心很焦虑等等,后来我们给他治疗,治疗到12天以后,就很好了,基本上没有这种害怕了,可以开车了。在治疗的过程中逐渐好转。
 
  下面开始讨论一下NAET的作用机理。这是我们总结的几个方面。过敏发生时,机体受到过敏源的威胁,首先自身能量发生变化,经络紊乱,经络不通畅,在机体与身体过敏源接触的前提下,敲打,按压脊椎及某些穴位,可能使机体的神经系统与能量系统重新连接,视致敏物为无害,机体再次遇到致敏源时,不产生过敏反应。
  张晓东:在这儿我还是想说一下我的理解。因为实际上我们都知道,人体是有传入神经系统和传出神经系统。当外界发生反应,首先感知,然后身体开始传出,那除了我们的五官以外,还有没有其他的系统,能够向我们身体里面输入这些信号?就像我刚才讲的过敏,花生他不要吃,他只要靠近摸到就已经开始过敏了,像这种是完全的不是像我们理解的概念。后来跟苏姐包括其他人一起探讨,我们都知道这个物质是由分子和原子组成的,这些分子和原子都有他的电子云等等。它有一个独特的振荡的频率,那么当这些分子原子组成的时候,它形成了一个它自己独特的东西,英文叫electronic signature(电子签名),就像我们自己有一个签名。那么任何一种物质,它根据这种电子云的不同重叠,会形成一个电子的签名,这是这个物质所独特的,他这种叠加出来的频率,也是独特的。当这种电子云接近我们身体的时候,我们的神经是感知什么,我们神经是电传导,当这种不同的物质,这种带有特定频率的东西接近我们身体的时候,我们身体会对这种频率产生什么样的感知和反应?所以那么当我们在消除这个过敏的时候,是不是在对它的这种电子的签名,进行一个识别。我们都知道邓丽君已经过世,但是你可以买一张邓丽君的光盘。当这个物质,它是变成一个电子频率的时候,它独特的频率的时候,它是不是可以被仪器所记录。邓丽君的歌声不过是她的大脑中枢一想这个歌,她的神经传导到嗓子,嗓子一振荡,是一个振荡的机械频率,然后通过一个麦克风,转成一个电信号,储存在计算机里面。然后我们买一个光盘,再刻出来,刻出来以后又变成一个声频进到里面。其实这些东西都是一个信号的转换,所以其实这个物质的转换和这些声音的转换,都是一样的。就像刚才我们最开始吕老师讲的,可能是一个能量的频率上的转换,当我们的身体开始对这些频率进行识别的时候,你一听邓丽君你就知道,这是邓丽君的歌。因为你的耳朵可以识别她,那我们的身体是不是也可以去进行这种识别?
 
  吕占平:下面再给大家讨论一下,NAET过去,现在和未来。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大卫是一位什么样的医生。他是从印度来的,1976年来到美国,他是一个西方医学的MD,也学过正骨,针灸,他是针灸学科的博士。他本人有很多病,特别是过敏,对很多东西过敏。他想尽一切办法治疗。因为他吃了很多药,就像我开始那样,但是他觉得老吃药不好,必须要想一个自然的方法治疗。他用的什么方法呢,他开始用针灸,针灸治疗就好了,过一段时候又复发了。他刚开始先测了一下过敏源,发现对胡萝卜过敏很厉害。那天他开始针灸,手里还拿着一个胡萝卜,针灸了以后睡着了,醒来发现效果特别好,身体特别轻松。以后他再吃胡萝卜就没有过敏了。他就这样想,是不是在这个致敏原前提下进行治疗效果特别好?他有这种假设,有这种假设,然后他就实验,首先对他自己过敏的东西都进行治疗,效果特别好,然后对家里人,对熟悉的朋友都做了治疗,效果都不错!发现是这个道理,针对自己偶然的现象,后来他总结出一套方法,然后再用到病人。之后他开始教其他的医生。到目前为止,已经有15000多医生学会了。这项技术在世界范围的分布,是美国、欧洲、日本、印度、加拿大、墨西哥都有这个命题,但是没有中国。我很着急,所以在这儿主要是给大家介绍这个技术,透露这个消息,我衷心地希望大家这些中医专家,能够学习这种技术。这种技术仅仅有三十年的时间,与我们传统的中医针灸和中药相差太远了,我们三千年到五千年的历史,他只有三十年的历史,很不完善。但就是因为它新,所以更有活力,更有发展的空间。所以我希望我们以后,培养一批医生,在中国也有我们中国自己的培训中心。
  张晓东:我想在这儿讲一下,因为我们今天做这个讲座,没有任何的商业目的,因为我和吕哥当年都是穷学生,我们到美国留学什么都没有,毕业以后靠着这种NAET的技术,我们都过上了百万富翁的生活,在美国有别墅,在中国也有别墅,所以的话,我们觉得要感恩一次。它使我从一个诊所变成两个变成三个,其实我2009年就回到中国大陆了,但是我不愿意去挑战中国的医学的理论体系,所以我到现在为止,从2009年回来,几乎不再碰这个专业,不再碰过敏这个东西。因为吕哥他是基督徒,他说我们感恩与此,受这个恩惠与此,我们就应该要传播这个知识,也是他极力要求,要让我帮他做这个讲座。我确实是欠NAET的,所以我也愿意去帮助做一些宣传。所以才后来才跟徐文波所长讲。我们做这个研讨会,希望更多人知道这个技术。无论是理论体系,还是实践上。它不是一个很成熟的东西,我从1997年开始使用这个技术,我们发现我们治疗了很多的怪病,治疗了很多慢性疼痛的病人。它确实在临床上太有效果了。从美国的大使,到英国的参赞,这些高端的人士,都是我的病人。我知道很多病,为什么在反复发作,其实都是和这些过敏有关,只不过我不愿意再去挑战中国的医学了。如果大家也有兴趣的话,我很希望和大家在一起交流。吕哥他愿意把他今后退休后的日子,来传播这个知识,我也希望大家能够给吕哥以掌声和支持,能够帮助他,
  吕占平:这个和大卫有关,因为他说了一些话,让我很受感动。因为它每年有一次研讨会,在去年开年会的时候,他说他觉得他欠中国的,为什么这样说呢?他说如果我不学中医,不会针灸,就没有办法发现这个方法,所以我愿意把这个方法传播出去。现在的这些培训,包括初级班的培训,中级班的培训,还有高级班的培训,高级班的培训有很多课题是很有用的,像自闭症,多动症,糖尿病、高血压、心血管等,还有不育症等等这些问题。大家可以选择不同的东西来学习。下面有一点时间,我可以做一下现场的测试。
  张晓东:我们休息一下。
(中间休息10分钟后)
  张晓东:诸位朋友诸位嘉宾,大家好!现在我们开始下半场,首先下一个环节我们进行现场演示,先做一个病例介绍。
 
病例介绍:大家好,我现在讲解一下患者的病史。刘先生,男,39岁,主诉:过敏性鼻炎四年。现病史:患者于4年前,一次长时间的感冒之后,出现鼻部不适,遇寒后流鼻涕打喷嚏,不适明显,每年9月到10月凌晨2点到3点会咳嗽,稍候这个患者会跟大家补充一下情况。

吕占平:多长时间?
患者:鼻炎比四年还要再长一点,只要到秋季半夜就会咳嗽,然后睡不着。
吕占平:你过来,我们测试一下你对什么东西过敏,大部分情况下,人对很多东西过敏,我们不能每一个都检测。这个就是治疗和诊断用的小管,就是这个物质的能量补充,如果把它储存起来,可以永远使用,现在有很多公司能够提取出来,把很多物质的能量提取出来,然后装在这里面,这里面是水和酒精的比例,储存在里面,开始治病是用这个实物治病,比如你对鸡蛋过敏,用鸡蛋治疗,对牛奶过敏用牛奶治疗。你们可以试试看,管不管用。我们主要有一个测试,如果这个病人对某种东西过敏了,这个就下来了,为什么?首先它是一个能量,干扰这个人体的能量,如果你对它过敏,人体的经络受到干扰了就会乱,我先测试一下他。
吕占平:维生素B比较明显,维生素C有一点,但不如维生素C明显。
 
张晓东:我们现在叫肌力测定,什么意思呢,实际上我们学过神经科的都知道,检查这个肌力,这个目的不是为了检查你肌肉的强硬,而是看电信号神经传导的通畅与否。
吕占平:你是秋季比较厉害是吗?
患者:是。
张晓东:你如果对某些东西过敏,实际上是一个电信号的干扰,我一直在强调,它实际上是一个测试能量的东西。当出现这个电信号的时候,神经传输就会被干扰,你这个时候胳膊的肌力会下降。我要告诉你,你把关节锁住,肌肉要完成一个动作,这个传输神经传输本身是一个电信号,刚才我们说的这个过敏鼻炎也是这样的,其实过敏有不同层面的,当它发生到物质层面的时候,同时伴有能量方面的东西,就是不和谐,当它这种不和谐和你的身体电场进行接触和靠近的时候,会干扰你整个身体的电信号传导,这个时候你的传输神经电信号被干扰以后,你的肩膀的关节就会松动,这个力量会下降。
用这个小的轻微的差距,来感受物质对身体有没有干扰,所以他在持续的做,这个肌肉就疲劳了,会不准确了,一般我们做50个就到头了,更精确的是那个经络的测试仪,它根据你经络感传,可以在荧光屏上看到信号的变化,那个更精确,但需要带那个机器,这个方面苏姐应该更了解。
苏姐:我们有一个新的系统。
张晓东:新系统我没有用过。
吕占平:这位患者我查了一下,像维生素B钙和牛奶,维生素C,还有鸡蛋都会过敏,没有一种东西很明显,有时候过敏是叠加性的,这种东西过敏30%,那种东西过敏20%,只是叠加性的,这种情况下,你就得把最基本的东西都治疗了,他要求前面过敏基础是四五个,蛋白引起的,维生素C,钙牛奶等等,这是对基本的治疗。
这个治疗效果很好,如果其他的可以测,这个患者不是对一种东西很明显的过敏,而是对钙、奶蛋白、维生素B这几样都有问题,维生素C也过敏,但不是一种东西很明显的很弱。
这种我们治疗就是把基本的东西一个一个治疗。有一个视频大家看一下,基本上是敲打华佗夹脊穴位的过程,你要有一些结合的治疗。
胥老师:和食物过敏品种有差别吗?
吕占平:基本治疗是这样的,最基本的过敏原要治疗好,因为这是整个免疫系统。
胥老师:治疗不同的方案也好,跟什么有关系呢,体质么?
吕占平:过敏的东西,基本大家要知道,最基本的东西治疗差不多,后面又不一样了。治疗不用电,用手按摩也可以。
张晓东:我把这个原理解释一下,这是我的理解,我们都知道,现在在日本那边有一个非常流行的一本书,就好像是《水的秘密》,我们都知道水会在分子和分子之间形成氢键,除了分子之间形成氢键,这一个水分子和它上下左右,都会形成氢键,而且当它除了就是横向的,他可能和一层是分子,和另外一层是氢键的构架,就是当一个电信号进来的时候,会发生能量的改变,这会改变氢键的一些排列和序列的改变,我们身体里面大家知道,很多是水分,当你的身体水液的氢键系统发生改变,当这种东西进到你身体产生过敏了,我们叫免疫识别,还有一种是能量的识别。
当这个能量识别的时候,对物质进行再认识的时候,可能会改变身体的机能的再认识,这可能从原理上,我不知道我这么解释对不对,因为我也和很多这方面的专家、同行探讨这个问题,它作用的机理在什么地方,当你对脊椎进行反复敲打的时候,因为我们知道脊椎实际上脑脊髓循环,脑脊髓最后会进到脑子各个细胞,会让我们整个的神经系统进行识别,这个看起来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一个操作,其实它背后可能有很多更多的一些更深的原理在里面。
就像体温计甩一下就会下来是一样的,你开始手里面带有不同氢键的变化的小瓶子的时候,实际上你身体要开始认知这个氢键体系了,当你对这个脊椎进行反复敲打的时候,你振动的是脑脊髓液,让全身的体液进行一个序列的认知。我十年前和别的学NAET的学生进行探讨,这个体系到底是怎么回事,像欧洲他们有一个东西,它的这个原理与此类似。
吕占平:目前大家认识到这一步,我建议大家不要特别追机理要看实用,治好病是最重要的,机理再好病治不好也不行。大家如还有兴趣,想试的可以过来试一下。
 
患者:我知道我什么过敏。
吕占平:你可以体会一下这个力量强弱。我试试你的力量。
张晓东:这涉及到一些中医的东西,中医的经络,这种能量感传是什么样,除了对这个脊椎进行振荡以外,还对这些经络的穴位刺激,确确实实身体就能够对这些物质有再次的识别能力,也就是说回到我们原来中医的针灸穴位,这个穴位是什么,就是和外界沟通的一些窗口。这是一个最简单的也是最便宜的治疗方式,不要认为美国是第一富有的国家,其实有很多医生非常贫穷,所以他们就用这种来做。
吕占平:这个原始的方法大家都可以用。
患者:一压我可以顶住,我拿这个东西以后,再压我使不上力。
吕占平:他对它过敏,然后干扰他的能量和经络,力量用不上了。
患者:有没有肉桂。
吕占平:没有。
患者:我从小不能喝牛奶。我吃桂枝吃坏了,所以过敏,我吃得太多了,以前是满手水泡,现在就堵在这儿了,我现在不能吃肉、辣椒、油炸食品、桂枝。
吕占平:你先试试桂枝,这个BDF就像中医学的平衡,从基础能量治疗可能不明显。
患者:我自己解毒解一年,现在不起了,还是会发。
吕占平:还有人想体会一下吗?
胥老师:我做一下。
 
张晓东:在美国如果你要做针灸,这和破皮和不破皮有关系,有执照的针灸师才可以扎透皮,否则是违法的,这种方法你可以扎针灸,你也可以用激光对穴位进行刺激,或者用电刺激,甚至于对于针灸的穴位进行手法按摩,这样能使更多人进行治疗。
吕占平:你可以好几个一块找。
苏瑾:这个用的是数学上的二分法,当有100个过敏源,没有办法挨个儿测试,所以我们把它一分为二,各为50,第一次测试这50个,如果你不在这里头,就是另外50个,分到最后,总能找到,这是比较快速的测试方法,有的时候病人来了,你要一下知道致敏源,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挨个儿测试,需要取样测试。
 
张晓东:很多是过敏源累加后发病。
吕占平:他这个挺好的,没有过敏原,还有人过来吗?
患者:我这个胳膊疼。
 
苏瑾:每一个疗程根据病人的情况不定,张医生他一开始介绍了,他帮我介绍青春痘的开始,那是2003年十几年以前,拿这么一个小瓶治疗,说实话不是很相信,当时看着张医生是吕医生的学友给了一个面子,治疗了4、5次,并没有发现导致什么过敏,测试了鸡蛋,植物油,一些常用的东西过敏,这很难让我相信,而且在头四、五次的治疗以后,青春痘还在往外蹦,但是之前的另外一个中医的皮肤科的医生,也是同学,是孙医生治疗的,花很大的精神,感觉上没有治好,但是张医生找到了这个致敏源,是明胶。
吕占平:有什么感觉你说下。
患者:我刚才没有拿到这个能量瓶的时候很有力量,拿上以后就使不上劲了。没有抵抗力了,我很想使劲。
吕占平:这是BBF过敏,治疗需要通过brain body balance.因为大脑系统通过脊椎到达各个器官,有一个神经,首先把这个能量通路要打通,有的人身体稍微差一点,大部分对BBF都有问题。
张晓东:是这样的,我们本身在做这些过敏的时候,是在一个能量层面上做的,它这个首先从经络来讲,在这个传导的通路和认知的思路上,所以要先做,就是刚刚说的BBF,具体这个东西,是我们经络还是什么,具体的我也不知道,往往他用BBF,比如说治疗鸡蛋过敏也好,还是其他的过敏也好,要和其他的方法合在一起。
吕占平:对鸡蛋过敏。
张晓东:如果不吃鸡蛋最好,他会加在蛋糕里面,你吃了以后,还是会有变化。
吕占平:用这个方法可以,但是要看你过敏的程度,过敏的治疗方法很多。
张晓东:这个是和你过敏的精准性有关,有一种草和一种花卉,每年春季和秋季吹过来的花粉,,有大部分人过敏,所以这两个症状都会有。
吕占平:她对牛奶和钙过敏。
患者:我说一下这个晕车,晕车不知道这个行不行,我丈母娘晕车到什么程度,她从小是安徽人,回家走七个小时走回去,不能坐车,她现在在我家住,现在去菜市场买菜在车边走过都受不了,她只要看到车就吐。
苏瑾:在我们诊所治疗过这一类的病人,他对运动过敏。还有一种病人,是一种完全情绪型的过敏,当你说到他看见这个车没有事儿,你告诉他这个车传导给他的时候就开始过敏,这是能量医学上大家很难理解的问题,但现实中实际发生了。大概是在2006年,美国有一个病人来了浑身就起红疹,告诉他过敏。因为昨天有个凶杀案,他一看到这个新闻立刻就有反应,就像你说的,这是传统医学免疫系统解释不通的,但是用能量来解释是比较好理解的。
患者:怎么治呢?
苏瑾:就用这种方法,就是我说的这个案例。
患者:在刺激情况下做治疗吗?
苏瑾:我们用小的瓶子是取的每一种物质的频率,任何一个东西都有频率。
患者:车呢?
苏瑾:有几种情况。现在我们做一个测试,有可能是运动本身,也有可能是被汽车造成的过敏,要做测试才能知道。
张晓东:我觉得是这样的,作为一个病人,我们要考虑身体的因素,也有心理的因素,比如回到刚才苏瑾的那个美丽痘的问题,她在很早的时候,因为父亲去世了,而且那个时候在新疆气候不好,他把家里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了,这样她姐姐也放弃上大学的机会供她,所以她每一次吃阿胶,把家里最好的东西给她,她就会形成心里的纠结,形成这种心里的纠结之后,她可能知道这个东西很有营养,但是心理上会排斥,这个外面都有一个壳和胶囊,所以在阿胶里面就有了明胶的成分,她是由于这种感情上的因素,她把明胶进行了标记,如果你只是跟她讲,你是对这个明胶过敏,那么你这样治疗的话,效果并不是很好。同时这个时候,要结合心理上的输导,让她对这个东西要放下,不那么纠结。这是我们教大家一个术,但是在临床上个,可能就不只是一个术,可能是各个方面来综合治疗的,我不知道我回答清楚了吗?当你要给你的岳母治疗这个问题,除了用这个方法治疗,也要发现她为什么对这个汽车过敏,或者她会产生不适。你分析的原因是什么?
患者:我接她到北京的时候,她坐高铁和地铁没有问题,车就不行。她来的时候,用了四种药,就是口服常用的晕车药,贴耳朵的,前天晚上扎针然后给她吃了传统的防晕车的药,结果一出门一看到车就吐了。
我记得特别清楚,到了北京以后,我朋友开车去接我,他用了SUV打车接我们,车还没有停稳就下去了,特别危险,就是那个时候濒死感。她对封闭空间过敏,我回去再追问一下,她现在老想回家,因为我觉得她一回家肯定不会回来了。
张晓东:我们现在进到专家讨论的环节,大家都畅所欲言。看看大家有什么想法和疑问,我们请吕博士和苏博士来帮助大家解答。
提问:我听你说治疗机理我不太明白,我现在理解了,你怎么能知道这个不是经络本身的治疗作用呢?这里面心理的作用应该很多。
张晓东:你刚刚说得没错,这里有心理的成分,但是这个东西绝对不是一个心理暗示,比如我们说的花生过敏,我治过一个非常严重的花生过敏的病人,他严重到对花生不能够碰这个程度,只要拿到或者摸到花生马上手就肿了,你觉得这个会是心理暗示吗?所以这属于水肿,我帮他进行花生脱敏,先用小瓶子能量的,这种能量身体不产生反应了,然后我开始往嘴上放,当花生放在嘴上的时候,马上那个嘴像猪嘴一样就肿起来,再往后,他这个嘴唇不再反应的时候,我们放在牙齿外面,接着整个牙龈全充血,一步一步的,到牙龈不再充血,我们最后放在舌下,最后一步一步的,最后那个小孩可以无意中吃了一个花生巧克力。以前他如果要是吃了这个东西,小孩一定要去急诊的,所以他父母是非常恐惧的。像这种的话,他就不是一个心理暗示了,而是确确实实他出现了问题,我们从客观上或从症状上可以看到。你们都是从西医、中医这种综合医院出来的,有中西医结合经验的,我们也很希望做一些这样的科研,当进行了这种治疗之后,在身体血液检查上,会发生什么变化。在美国我们中医是没有处方权去开化验的,所以没有办法进行检测,这也是我们很愿意回来和诸位专家一起,从机理上进行探讨和更深入地研究。
吕占平:这个细胞是有记忆的。比如说有的人对花过敏,他看到假花也有一些过敏反映,为什么呢,他的身体系统已经记忆了,这种情况会发生一些反应,下一次看到这个花是假花,没有化学成分,也会影响他的经络,只要影响他经络紊乱的,就会出现这些过敏症状,所以为什么讲到经络呢,就是加强一个能量的衡量。
 
胥老师:我们这个测试可以证明和检验疗效,测试对治疗有指导作用吗?
吕占平:你测完了就用这个东西来治疗,比如说你测鸡蛋弱,就治疗这个鸡蛋,用这个方法来治疗。有一些人没有针灸的基础,不像大家是中医专家,他只是程序化的,第二就是这些能量。
胥老师:有没有试过用针刺和艾灸,会不会比按压更有效?
吕占平:大卫就是用针灸的方法,后来他觉得太麻烦了,他用指压的方法,这个有利于推广,不用针不用药,中医西医都可以做,你可以试一下。
张晓东:您来尝试,大卫是在每一根穴上插了一个针,然后把脊椎用芒针来刺,沿着整个的督脉通下来的,一根接一根通的。
胥老师:他发现后来按压比那个效果如何?
张晓东:他发现效果是一样的,差不多,所以他就把复杂的去掉了。
吕占平:可以试一下结合针刺、艾灸。
苏瑾:为什么想把这个技术介绍到中国来,因为中国的中医体系很完整,理论体系也很完整,中医研究这个技术的话,可能会有更大的发展前途,临床更容易做,中国近百所中医学院,近千所中医院,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做。
提问:我想问一下,刚才我测试了很有感觉,我想问一下,每一个患者到您那个诊所去,需要治疗多长时间?要间隔多长时间?因为这个技术现在历时只有三十年,有没有发现过复发?
吕占平:有一个小孩是2005年来治的,后来就没有来了,没有复发过,如果是100%的过敏应该不会复发,有时候你不能100%,或者70%到80%。
提问:我问一下,你做这个治疗,有没有副作用?
吕占平:没有副作用,好就好在没有任何副作用。
苏瑾:刚才我们介绍过,2003年大卫开始介绍用这个技术,当时张医生最先开始为我治疗美丽痘,治疗好了以后,这些年我一直在吃这个药,含有明胶成分,这么多年我照吃不误,脸虽然老了长了皱纹,但是青春痘没有再回来了。我们的历史只有十几年,你问会不会永远都不复发,当时大卫只用了30年,所以这个还需要大家来做更多的临床研究。
吕占平:我每年春季过敏连着三年,这三年治疗好了再也没有过敏。
张晓东:对这个问题,我们也不能太绝对化,因为这是一个临床的东西,和整个人的身体状态是有关系的。比如我对牛奶过敏,原来我是不能喝的,一喝就拉肚子就会胀气,过去我们都知道这是糖的代谢问题,我是在1997年的时候被治疗了以后,喝牛奶就没有问题了,也不胀气了。但是随着我的年龄开始增大,因为我现在有一点胖,血压高了。我吃完了以后,我的血压会比之前高一些,我可能对这个东西不再出现消化道的问题了,但其他系统会不会反应?但至少从消化系统上我不再拉肚子了。
提问:刚刚看那个ppt演示,有自闭症是吗,对这种人际关系的是怎么认识的?
回答:人际关系可以测,比如我拉着他就相当于拉着过敏源,拉着他就知道我对他是否过敏。有几对夫妻,有一个是我们的好朋友,两个闹得不可开交要离婚,找心理医生,又找律师,周围的朋友都觉得他们没有希望了,觉得他要离婚了,他说要治疗,治疗了三次可以了没有事儿了。
提问:是双方一起治吗?
回答:对。
张晓东:这个关系也是一种能量的交流。
吕占平:所以,各种人的能量不一样了,这个能量不合了,你看着就不舒服老吵架。
苏瑾:治疗了好几对这样的病人。
吕占平:有一个人关节炎就诊,我给他针灸了三次,一点效果没有,我同时发现他有一些情绪问题,他老婆在外面等着,我就找她问问情况,她说最近两个人老吵架,这个病会加重,我说我给你们两个治疗,都不相信,但是因为要想有一个好的关系,不相信也试试看,治了两次三次就好了,他还写了一个故事在书上,我们可以看一看。
张晓东:你介绍一下自己。
患者:我在北京中医院工作,我现在在体检中心,曾经在病房工作了十多年,我在美国生活了将近三年的时间,去美国之前我不过敏,去了美国一年以后开始过敏,回国还是过敏,我没有测试。
吕占平:这个能量很快的,我来敲你几次,病人躺着最好,
苏瑾:病人追求的是一种临床效果,这些方法治疗的是一些慢性病,大家都是自费来治疗,来了以后希望解决问题。
张晓东:这跟我们现在做的是差不多的,如果你是疼痛相关的,保险公司就可以支付,如果疼痛没有关系的,保险公司不支付。
提问:这个在中国没有是吗?
张晓东:其他国家早就做了。
提问:这个一般做几分钟?
回答:15~20分钟,大家的能量场会被干扰,我们会把一个病人放在安静的状态。
苏瑾:刚才我们看了两个病例,一个血糖高,一个减肥,西医拿回来的测试报告,都是血糖高,但是治疗方法治理源是完全不同的。
张晓东:我们还有嘉宾想测一下,我就在这儿给大家再讲一下,刚才你们发现它的作用了吗?其实做这个东西关键就是呼吸,因为呼吸的话,实际上是我们的意识系统和非意识系统联合统一,这就是做这个当中的一个关键,从有意识到无意识。
提问:这里面有什么特别关键的技术点吗?
回答:这个东西就是当地在临床上用的时候,和体质也有关系,现在NAET的技术,完全是以推广为主,可以给学中医的去做,也可以给搞营养的去做。真正我们做中医的时候,我学中医的,我还要看经络、体质等问题,如果有气虚的问题,如果这个病人很气虚的话,这样做的效果,可能就不一样。
提问:这是实症吗?
回答:虚症也可以试一试有哪些过敏的东西。
提问:花精那个东西呢?
回答:我不太知道花精是指什么。那个是属于无限稀释,完了振荡,稀释完了振荡,如果从原理上,刚开始这些小瓶子的时候,最开始也是先用了这种方法制作的,但是后来他发现,可以不用这种方式,完全是可以用电子的方式,电信号的方式,就是这个频率来做,这样的话,就可以促成更高级的技术升级,包括电子的检测。
提问:这个能模拟出来过敏源是吗?
回答:对。原理有一点像动气疗法,拿一点点去给他走一个出口,实际上敲督脉从心理学来讲,有点像把底层的潜意识提出来,所以刚才讲为什么呼吸呢,就是潜意识和你两者的结合,就是连接最后的呼吸,呼吸是最关键的,呼吸有什么讲究吗?
患者:刚才我测试的时候,每一个我都试图的往上顶,一个是牛奶,还有一个是蛋白,我对钙不过敏,因为我喝牛奶就上厕所,无论是凉的还是冰的,还是开的热的,只要喝完牛奶,马上就得去厕所。但是我吃蛋糕什么的,那些没有事,刚才吕博士给我做了一下脱敏,跟那个大夫做的一样,回来我自己都觉得有这个力量了。谢谢。
刘先利:现在有很多人在这一块能量会干扰。我们做最后一个还是给王大夫做,因为咱们这里认识王大夫非常多。
苏瑾:但是大家有一点,比如说他的NAET过敏,今天治疗这一次,有可能pass,有可能不pass,25小时以后,回来还要做二次测试。就像我说的,我做了六次,他治疗了另外的东西治疗了12次,因人而异,因你的过敏程度而异。如果是不严重的,一次就能过,你想吃就可以吃,这要根据临床经验来决定。
提问:在日本他们有一个是国民病引起来的鼻炎,这个能大规模普及吗?
回答:需要有大规模的医生学做这个临床。
提问:这样如果效果非常好,日本患者会蜂拥而至。第二个问题我想问一下,刚才张医生说一个很严重的很重要的问题,它消化系统没有症状,但潜在它会出现在其他系统里面吗?
回答:是因为治疗不彻底,还有其他过敏原需要治疗。
提问:不彻底还是这种疗法把很多东西掩盖了?
回答:不会掩盖。
 
张晓东:比如我有一个病人,其实我本来想让他过来的,他将近40年就是莫名其妙就头痛,一头痛脑袋就要撞墙,他看了无数的医生和心理医生,所以大家认为他就是有精神病,或者有抑郁症,后来我已经很多年不用naet治疗这个过敏了,他本来是找我看其他的病的,我突然想起,我说我给你试试看做过敏,我发现他对鸡蛋过敏,对肌肉对鸡的东西过敏,后来他就把这些东西从他食物中去掉了,就很少发生头痛了,有一次他说我可能就不会再发作了,所以过了大概几个月以后,他就馋猫吃一下快餐,吃完了以后,立刻抱着脑袋就又跑来了。
又过了一段时间,又不敢吃鸡蛋和肌肉任何症状不再发作了。原来几乎每一个礼拜头疼一次,最后有一次,他又试一下自己,到农村去有家里面养的土鸡,他说人家炖的那个鸡很好吃,很馋那个味再吃一口,再吃一口就没有发作,所以等到回到北京,他又吃那个超市买的鸡肉又发作了,所以最后得出来的结论就是说,可能是和饲料或者说家里土养的鸡没有注射各种各样的抗生素,所以他最后觉得不一定是鸡肉的问题,是鸡肉里面添加的东西,所以这个就是说,有的时候要治疗,可能我喝的牛奶里面,也有一些其他的东西,已经被我刚才提到的一个钙和化学结构发生了某种链接了,所以我解决了这个牛奶蛋白的问题,但是这个牛奶里面其他的成分,也被我弄了,这个我想可能也许是钙离子的东西。我们来看一下,王大夫大家都认识,刚刚测完很明显,我们等会儿看这个等治疗完了再说。
吕占平:这样顺时针转,很明显,你拉这个至少15分钟,你不能喝牛奶,这里没有钙,其他的蔬菜不能吃,有牛奶的东西不要吃。
提问:还有一个环节,我们下面说如果你不拿的话,现在是什么状态?
吕占平:不拿没有什么影响。
         
 
王云涛:因为本身也跟胥老师站桩,自己打坐也练很多功夫,我对经络特别敏感,现在有一个明显感受。按的时候,我们知道按住以后手下会发热,现在整个脊柱很热,然后按的时候让我快速呼吸的时候,每当一呼一股热气从肩上直到手背,三阳经就非常通畅了,我觉得他动的是阳经。
提问:他从上往下的时候你觉得有凉气往下排出来吗?
王云涛:没有我觉得热,所以我感觉这个应该是激发阳气打通通道,因为这个快速呼吸的时候,一吸的时候气是提升的,一呼的时候是哼哈的这种发力的。
吕占平:我给大家介绍一位大夫,这是高医生,我们翻译书他就是其中之一,他退休以后去美国加拿大学了这个方法,所以我很敬佩,并且花自己的钱让他去学,让他学更多自闭症的孩子。中国可能有两个医生,他是其中之一。
高医生:非常高兴,感谢吕医生让我跟大家有一个见面的机会和学习的机会,我是2011年到加拿大的时候,正好赶快大卫博士在加拿大去传授NAET的技术,第一次去,我正好赶上,赶上以后我对他的过敏的NAET的治疗,是属于能量医学的范畴,他的这个无创伤不用药物的这种治疗过敏的方法,我本身是一个西医学的医生,对中医和自然医学比较感兴趣,这一次看到他的方法,尤其是他对自闭症儿童的救助,我们从2002年节关注自闭症儿童的救助工作,我就去美国学习了他的一些方法,完了我们原来对自闭症儿童的救助方法,对我们的这个自闭儿童进行一些系统的治疗,效果还是很好的。一般的治疗是半年时间,有的是一年的时间,在这个治疗的过程中,对其他的一些过敏病人也进行一些康复和治疗的方法。
我们结合临床的一些监测,像做IgE和IgG的分类,还有IgG就是食物不耐受,在单位捕食过敏的大范畴里面,不像西医学只认IgE的反映,包括IgG还有一些,他认为比较过敏的不在这个范畴内,非IgE和IgG反应的指标,我们在里头看到他的指标以后,他做IgE和IgE的分类,还有IgG的一些改变是非常明显的,我们可以根据这个临床的治疗和康复的过程,抗敏治疗的效果,追踪我们的效果,还有除了临床反应,给我们一个数据性的临床认定的东西,这个技术真的是非常好。当然咱们刚才也说了,他是学我们中医的基础,他还有自己的一些创新和方法,我们这个工作做了一部分,我们在海南还有在北京也做了一部分,但是我们非常希望得到国家层面的支持,在这方面比较薄弱,我们个人的力量也有限,所以我们在海南还是在继续做着,北京这边就在等资金。
吕占平:具体有班,比这个要复杂一些。
 
高林:有一些教学,总共差不多20多种教学的内容,每一期都不一样,我去一期的话,我们去美国一次,能学四个部分。
自闭症儿童他的发生有很多原因,过敏其中一个主要原因。自闭症儿童的救助,我们把这个NAET作为重要的治疗手段,加上大大小小的,我上次给教授也说过,也讲过,我们有十几种,其中NAET是很重要的方法。
吕占平:高老师做了很多工作,在自闭症方面,他2002年就开始了,很有爱心关心这个自闭症儿童,自闭症目前为止,一个是过敏,一个是基因,一个是毒素,再一个是创伤这几个方面,还有免疫这几个方面,所以要结合起来治疗,这个病开始是表现为行为的异常,所以行为异常病人就看什么呢,看心理医学对吗,心理医学用的方法无非就是行为培训训练测试方法。大家知道任何行为背后都有一个基础在里面,比如说4、5岁的小孩没有性行为,到了青春发育期有性行为了,为什么?它变了身体有一些变化,所以自闭症的孩子的身体有一些变化,你只培训一些行为,不改变他的身体的基础,没有办法治疗。所以我们问了很多孩子,治疗七八年没有什么改变,到目前为止,也没有别的方法,西医对治过敏本来就没有方法,大卫2005年治疗一批,60个孩子,其中一组是治疗组,一组是对照组,一年以后治疗组有88%的孩子恢复正常了,这个恢复正常不是大卫自己说了,而是原来给他诊断那个医生,比如说心理医生或者神经科医生诊断,他回去让医生诊断,没有自闭症了,有88%的孩子回到正常学校,还有一个大的临床实验就是说,在2014年,今年10月份开始,在全球大约有1200个孩子,有100个医生参加的治疗实验,我们诊所也参加了,目前对治疗自闭症也是这种情况。
张晓东:徐文波有没有兴趣参加这个国际的,这种大合作的科研。
徐文波:今天这个是一个节点,我希望进一步研究,把这个技术在中国临床研究。
 
吕占平:我也带了几本书想赠给你们中心,第一本就是高林医生参加翻译的一本书,《告别过敏》目前已经出版了,另外五本还没有出版,也是高林医生组织翻译的,还有讨论会,每一年都有一次讨论会,现在已经20年了,我们很多医生得不知道。这是我自己病人写自己的故事,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用NAET治疗的,大家有兴趣可以参考一下。
徐文波:大家还有什么兴趣提问吗?没有我来说一下,今天迟到非常不好意思,我克服了种种困难赶到现场,第一是非常感谢吕博士,能信赖我们这个平台,把这么好的项目,非常感谢在我们平台上做传播,我也是借这个机会,希望这个技术在中医基础上的属于原创的一个新的理论,而且还有技术还有疗效。
吕占平:我举的一个例子,就像我们的大熊猫送到国外去,生了小孩怎么办,还是中国的,这个技术在国外发展起来,回来再发展,还是我们中医的技术。
 
徐文波:我代表御源堂学术交流会,对吕博士的到来非常感谢,各位今天非常感谢,我们支持张博士,我和张晓东是大学同学,现在他也是北京的涉外机构诊疗,他把他的理疗的这一块,结合中医,做得非常好,所以我们同班同学几个人,我们都是大学的同班同学,在这个场合下,我觉得非常的自豪,我们毕业三十年了,我们觉得我们一直在努力和探索,包括张晓东也是十年磨一剑要回馈给祖国和中医,心里觉得很美滋滋的,很多同学都来捧场,非常感谢主持人。
同时我这一次赶过来,还有另外一个理由,一个是海外中医现在是异军突起,我和我的团队做了一个2014年数字经络分析研讨的大会,在国外用针灸开诊所的很多医生,包括他们本科根本不是学医的,充其量在现在的国内来说,叫中医爱好者,但是他们在美国拿到了执照,他们的水平,我们很多科班的,包括诊所的很多医生都很惊讶,所以我觉得海外中医对中国国内市场的一个冲击,对这个学术的一个促进,这是我非常期待的,而且我们东源文际医疗包括,东文中医诊所,包括我个人也希望在这方面做出一个很大的推动作用,把真正的好东西引进来。我们学术交流会的宗旨就是尊古论今接纳分享,这一次大家可以看一下,作为一个我们小小的机构,我们从上到下,大家包括我们很多员工,大家都做了很多的努力,为什么?就是为了我们喜欢的中医,为了我们的这个学术,所以每一届都有每一届的特点,就对我个人来说,确实一个结点,是非常值得纪念的,所以我也是不顾一切要赶过来。所以在此我代表我们全体的工作人员,还是原来的老习惯,向主持人和主讲人表示感谢,鞠躬,向参会的各位同道西医和专家表示感谢,谢谢。
 
 因为我们学术交流会是一个公益性质,一直是本着公益的性质,给主讲人我们准备了一份薄礼,这是由我翻译的一套《经方医学》,也是把日本的医学带到了国内,里面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讲气的通路和出去的路还有回来的路,所以我刚才在和张博士探讨,如果这一套理论再加上腹部的任脉,因为里面有很多穴,还有和脾胃消化有关的,我们现在中医治疗里面,也更重视,也许能加入我们一些思考,这个送给您。帮我们照一张照片。还有一个我们自己做的酸梅汤,秋天了非常干燥,酸肝化阴,希望您能缓解在北京的这种干燥和不适,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再次感谢主讲人,我们送给主持人,也非常感谢,张晓东博士回国,也是闯出了一大片天地,我们也希望以后多给我们做一些指导。
张晓东:谢谢徐文波也谢谢蔡晓东给我们提供一个平台和场所,不仅给我们提供平台,还给大家提供了晚饭,非常非常感谢,所以她真的非常慷慨,感谢各位今天晚上到来,祝大家国庆节日愉快,谢谢不耽误大家了。
吕占平:希望这个技术从在场的某个人,或者关联的人传播、造福更多的患者,因为确实是过敏性疾病会越来越多,而且食品安全等方面还是有很多问题的,而且过敏性当时也许不明显,这个疾病本身就根本不知道是过敏引起了,所以这个是元凶,我们希望今天在场的每一个人,能把这个技术理解认识,然后做到传播。好谢谢大家,最后有一个合影环节,希望大家和我们一起留下共同的一刻。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北京御源堂中医诊所
 


版权所有:北京东源文际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      京ICP备12004333号
http://dywjmed.com/bjyyt/content.asp?id=464&bigClassID=10&Lang=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