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> 健康沙龙 >痛症的中医治疗

痛症的中医治疗

痛症的中医治疗



王云涛医生:
各位朋友家好,今天是北京御源堂中医诊所的健康沙龙,健康沙龙是个公益的免费的讲座,咱们主要是介绍一些疾病的预防、治法。今天很有幸请到刘丰毓大夫。刘大夫是我在河北省沧州认识的一个很有名的大夫,来北京也有很多年了。
刘大夫有很多绝技。我问他来御源堂出诊,准备做什么。他说做疼痛。我一听这个,觉得刘大夫很有底气啊。用纯中医治疗疼痛,应该是很有优势的,大家知道西医的封闭吧?西医对疼痛用的最多的是止疼药,打封闭等等。而中医呢,用针灸治疗疼痛,效果特别好,但对于有些顽固性疼痛,单纯用针灸效果还不是特别好,刘大夫说敢用纯中医治疗疼痛,我觉得这人医术很厉害。今天我们就一起看看学习一下刘医生对疼痛有什么好的理解和方法!大家欢迎!
 
刘丰毓医生:
今天也算不上什么讲课,一开始定这个题目的时候,云涛问我,我们做什么?其实我们都知道,在做中医的时候,中医想要做专科很难,中医的特点就是整体观念,辨证论治,也就在中医里面想要分科其实是很难的。那我们要怎么来筛选一个突破口能够让患者在短时间相信你,需要三个方面:

1望诊
通过望诊,我第一眼能看到你胆囊不好,然后你说你胆囊不好。这是第一个就把患者抓住的技巧。这算不上治疗,这算技巧。

2号脉
通过号脉把患者不舒服的地方一一指出,教我的一个脉诊的老师曾说过,号脉分三种层次,第一,摸八纲,脉诀上说的阴阳表里寒热虚实。但是,这样太笼统,几乎谁都会。第二,就号原发病位,这样对于开方,治疗有用。第三,号现发病位,摸症状,一摸脉,你头疼,你月经不调,你闭经,只要你能够摸出来,这个患者基本上就是你的了,哪怕吃药治疗效果不是很明显,也会在你这治疗很长时间。
望诊和号脉这两个方面得到的信息,对于患者来找你想要的结果有没有意义,其实,这里面忽悠的成分大一点。但现在人们对于这两个技巧关注的很多。如果以后有时间,我可以给大家解密一下。这些我都学过。

3治疗效果立竿见影 
对患者有意义的就是治疗效果立竿见影。比如说这患者有肿瘤,你扎一针,立马小了一大半,这算立竿见影。有没有这种针法?有,而且完全可以做到。 
能让患者心服口服的是痛症,例如治疗三叉神经痛,那种放电痛,痛不欲生,到你这,你几针解决了。这种技法,既能让患者跟你建立信任感,又有治疗成份,我觉得这种技法才是医生真正要学习和做到的。 
所以我跟云涛说选择疼痛,第一,没有忽悠人的成份,第二,能够真正的把一些中医的理论灌输到治疗当中,现在治疗痛症。有很多种办法,那么我们怎么来选择?
这些年我也学了很多治疗疼痛的技巧,这些技巧,有的一开始效果非常好,但随着时间推移,觉得都不够究竟,所以我也不断的在思考、探索,我们治疗疼痛到底解决哪?这就是我今天讲课的目的。我们解决疼痛,首先解决哪里? 
打个比方,你会很多绝技,但贯穿这些绝技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诊断,没有诊断的治疗是在耍流氓。所以我们在看到一种治法后,往往是被很炫的理念或者很炫的工具所吸引,那么它的作用点在哪?我们首先要解决的是我们的治疗点在哪,然后再去选择一种治法。
 
“疼痛”这两个字的含义不一样。疼,更确切的说是心理的一种反应;痛,属于一种物理的刺激。我们可以想象一下,当疼痛发生时,我们是心理难受,而不是外面尖锐的刺痛。比如有一种深压痛,这种感觉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痛,而是心理的那种难受,这是疼。痛,是真正物理刺激引起来的撕心裂肺的感觉,这两种,一种是内伤,一种是比较表潜。疼痛的定义:与急性或潜在组织损伤相关的一种不愉快的感觉或情绪体验。痛就是那种感觉,疼就是那种情绪的体验。
  
疼痛的分级
这是国际比较流行的一种痛症分级,患者来了以后,你问患者有多疼?第一个0是不疼;10是能够疼死,在中间这个位置,你想象一下,你疼的程度区域在哪? 
现在疼痛病也越来越多,真正引起疼痛的内科病也不少,有很多内科病也被误治了,比如说,有很多患者被诊断为阑尾炎,但把阑尾割掉以后,发现阑尾里面并没有发炎,可是割完阑尾,患者腹痛好了,转移性右下腹痛及阑尾点压痛、反跳痛全都没有了,阑尾割掉了,你的病治好了。但是主刀的医生知道,患者的阑尾没有发炎,但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疼痛?这就是软组织。 
前几天和中科院的董福慧董老聊天,董老接了一个腹痛患者,这个患者从北京去呼和浩特,开自动档的车来回7个多小时,回来后腹部剧烈疼痛,你们可以考虑一下是什么引起的?当时在医院,做了很多检查,疼的根本起不来了。检查结果也没检查出什么。当时正赶上董老出门诊,然后就让他看,结果7分钟解决腹痛,用的弓步后压,知道弓步后压吗?就是痛的这边脚在后面弓步往下压,压的是什么部位呢?是腰大肌,因为腰大肌在长期的紧张下,出现了一种痉挛,有很多神经从腰大肌穿过,当腰大肌痉挛就会影响神经,所以我们在治疗时,应该考虑到腰大肌的痉挛,而不是疼痛的位置,所以做了弓步后压,把腰大肌拉伸一下,另外他还说了一个情况,脏器痛和肌肉痛怎么来区别?脏器痛是按压以后持续的疼痛,肌肉痛按压以后,随着痉挛的缓解,痛感会慢慢消失。所以我们在治疗当中,怎么来区别内科疼痛和软组织疼痛,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。
 
颈、肩、腰、腿部疼痛最常见,与运动医学密切相关,我们在碰到一个患者以后,首先腰要观察他的姿势,区分静息痛和运动痛。
  
一个疼痛的出现,原来我们会去考虑是不是有炎症出现。比如肱骨外上髁炎,肱二头肌长头肌腱炎,肩周炎,那么我们都给定义一个炎症,网球肘我们定义肱骨外上髁炎,它到底是不是一个炎症,应该不是,后来再说的时候是无菌性炎症,什么是无菌性炎症呢?就是组织的一个水肿,组织为什么会水肿呢?就是组织的张力出现了一个变化,我们在思考这些病成因的时候,我们应该考虑一个力。 
我认为中医在研究疼痛的成因与治疗的时候,从力学方面考虑是最好的切入点。这个力一个是压力,一个是张力,压力是外界的一种刺激,张力是身体组织对抗压力时自己产生的鼓动力,拉力是一种牵拉。膏药为什么管用?除了含有药物成份的作用,起最大作用的就是这两种力。从力学角度看,膏药解决就是张力的问题,通过物理刺激,自身的调节让膏药下面的软组织重新排布。我们在治疗痛症时,要考虑怎么解决压力和张力的问题,膏药给身体一个压力,身体里的反应出现了一种张力,当两种力作用到一起的时候,里面的筋膜会重新布排。 
筋膜是人体里最低级的组织。在人体里面越高级的组织损伤了以后,越不容易痊愈,比如脑组织,稍微有点损伤,可能会引起半身不遂。但筋膜不是,筋膜是最低级的组织,最低级的组织损伤以后,它的那种自愈能力特别强,所以现在有一个新兴的学科——筋膜学说,遍布内外妇儿科。我们可以把筋膜学说当成一种工具,我在天下中医微信群里讲过半年的《三焦论》(天下中医论坛微信讲座1期《论三焦之一》),在群里的都应该听过。我在思考三焦的时候,我从腠理膜原的角度来思考筋膜,筋膜在什么位置,我们怎么来调整筋膜。因为在微信群里有很多限制,我只讲了用三焦理论在内科方面的治疗,在治疗痛症上我有所保留。因为我不喜欢功利心很强的人,如果我讲扎这管那儿,怕群友把这当成绝招,我认为一种理念,更可贵的是你那种深入的思考,而不是把它变成一种绝招换钱,所以我在微信群讲课的时候对于一些技法有所保留。 
刚才说了压力和张力对筋膜的作用,还有一个拉力,比如说乳腺增生,中药有很多办法,但都不彻底。乳腺增生引起来的疼痛,用中药也能解决,但需要一点时间,可能你今天消了,明天又出来了。乳腺是什么组织?乳腺也是筋膜组织。乳腺出现增生后,我们治疗的靶点不应该放在增生上,而是去别的地方借筋膜。听过这个词吗?就好比一个绳子,出现结了,你要直接解结不太容易,因为太紧了,你要从别的地方拉过一点绳子来,松一下,把结打开。结乳腺增生这个结也是这样,离乳腺最近的筋膜就是后背,所以有办法就是刮痧,刮膀胱经、刺血,刮痧治疗乳腺增生痛症可以立竿见影。这个理念就是借筋膜,解决的是拉力的问题。
我们在治疗痛症时,要考虑怎么解决压力和张力的问题,膏药给身体一个压力,身体里的反应出现了一种张力,当两种力作用到一起的时候,里面的筋膜会重新布排。这里出现一个结,我们在解决这个结的时候,直接去捅肯定不行,有一种疗法是直接捅,工具我都带了,一会儿让你们看看,绝对是可以直接捅开,也不疼,但是这绝对没有借筋膜来的巧妙,这是解决拉力的问题,刚才讲的膏药是解决张力的问题。
整体解决的时候,需要解决应力的问题。力的反作用力称应力,各种力作用于人体时,都有一个反作用力。比如说,你坐车的时候,车行驶在颠簸的路上,啪,一蹲儿,身体哪个地方受力最严重?就是骶髂关节受力最严重,因为下面骨盆这有个力上来,靠近骶骨的脊柱这有一个力不动,这就是应力,那么损伤的点,就在骶髂关节,所以现在有很多人一蹲儿,时间一长,椎间盘脱出了。现在说椎间盘脱出好像是蹲儿出来的,我们仔细考虑,腰四五腰间盘脱出的时候,应该治哪,是不是去解决腰四五?绝对不是,绝对不是,绝对不是(小编:重要的事要说三遍)应该把骶髂关节打开。
因为骨盆由髂骨、耻骨、坐骨构成,骨盆一收紧需要各种力的交结,如果里面没有骶棘肌、骶髂韧带、骶结节韧带、腰大肌、股内收肌群,如果骨盆里没有这些力的话,骨盆就散了。这些力呢,它还有一个反作用,就是阔筋膜张肌,在大腿的外侧,里面有拉着的,外面有包着的,所有的力都在向心,那么我们在解决的时候怎么解决?松开里面的就可以了,不用去管阔筋膜张肌,但是我发现网上有很多治疗视频,都在扎阔筋膜张肌,为什么处理这呢?因为股外侧怎么处理都没危险,第一没有大动脉,第二没有脏器。顶多血肿。但是,你在处理阔筋膜张肌的时候,你让它更松了,反而造成里面就更紧了,这就是应力。我们应该解决的是应力点。
如果说里面的股内收肌群和骶棘韧带、骶髂韧带、髂腰肌这些是往里拉的,那么阔筋膜张肌就是它们的约束,这也是一种应力。我们在理解肌肉的时候,在解剖书上就有一种说法,长肌,短肌,圆肌,扁肌,这是从形态学上分,形态学只是对考试有用,在治疗的时候从这方面考虑没什么用,真正有用的是肌肉的功能,所以根据功能分类,只有两种,保持姿势的和发动动作的。跨越一个关节的是保持姿势的,比如三角肌。跨越两个关节以上的,是发动动作的,比如说腰大肌,你们站过桩的应该知道发力点在哪,在腰大肌。腰大肌从胸十二起止于股骨小转子,它跨越了多少关节。还有腹直肌,也是发动动作的。最容易损伤的是什么?就是跨越很多关节的这些肌肉。在寻找应力点的时候,也是在这种组织上寻找。
肘关节在运动的时候,肘关节在伸平的时候没有肱二头肌反作用的拮抗,伸直后仍继续,肘关节就发生损伤,两个方面的力时常保持一种平衡。就好像弓的弓弦一样,弓弦就是肌肉,弓背就是骨头,人体的运动系统就是无数的纵横交错的弓弦力学系统。前年我来北京的时候,那会儿我在北京也没什么熟人,给我介绍病号的呢就是胡光老师的几个学生。一次胡老的一个学生问我,在海淀那边,有一个钢琴老师,她带了很多小朋友,这些小朋友是练体操的,练体操强度特别大,十几岁小孩浑身伤病,问我能治吗?我说能治,这太简单了。之后来了几个小孩(患者),有一个小孩在做拉伸的时候,手往下一扶,后脚啪往后一抬,正好拉伸的是腰大肌,做完这个动作后,他长时间的腹股沟痛,甚至影响打比赛,我就在腰三横突下扎了一下,好了。之后来了一群这痛、那痛的体操小盆友,这很容易解决。刘翔脚后跟疼,跟腱撕裂,这种跟腱撕裂就是这种应力点没有处理好,跟腱这的应力点,我们要怎么处理呢?结果他的队医选择给他打封闭,打完封闭后就钙化,因为里面含有激素,钙化以后更容易脆裂,所以他在训练的时候又断裂然后再打封闭,这样就形成一个恶性循环,因为他的跟腱钙化增生,他的脚后跟比正常人长出一截,网上有人说他是梅花鹿转世因为脚后跟比正常人长,简直是胡说,这属于医源性损伤。我们在决绝这种应力的时候,有很多办法,没有必要打封闭,第一个办法就是解决筋膜的挛缩。
学过传统针灸的都知道,风池可以治疗脚后跟疼、腰疼,学过董氏奇穴的都知道正宗、正筋可以治疗颈椎病。知道正宗、正筋在哪吗?在脚后跟附近。在脚下面有一束肌肉,跟腱、腓肠肌、往上大腿腰背筋膜、再往上束棘肌、止到枕骨,就好像一个链条一样,那么松开上面,下面也会松;松开下面,上面也会松,所以我们在扎针的时候,用普通针灸针就行,扎上面治下面,在下面扎可以治上面。这就是解决组织张力的一种办法。当然这个工具我们可以选择很多,针灸针只是一个,比较轻微的针灸针完全可以解决,比较严重的针灸针就解决不了,因为针灸针的那种刺激已经达不到修复筋膜损伤的作用,所以要借用好多别的工具,如小针刀就可以。其实小针刀不完全是西医的微创手术,我们要看针刀的作用力在哪,应力点在哪,解决的位置在哪,这就是精准。中医治病也可以做到精准,不是稀里糊涂。比如说有一种针法叫穿眼热、透胛热,听说过吗?这是西北针王郑魁山的看家绝技,穿眼热就是从风池进针,用手法,感觉眼睛发热,这叫穿眼热;透胛热就是从天宗进针,针感传到前面。以前认为这是中医最传统的针法,你一定得记住,任何现象后面一定会有物理结构支持,没有物理结构的支持,不会凭空出现一个现象。郑老去世后,一直到现在他的学生没几个能做出来穿眼热。我的一个朋友他一天都没跟郑老学习过,但是他能做出来,我就问他,你怎么做出来的?他说很简单,告诉你,但你别告诉别人。你就扎到颈一横突尖就行。颈一在哪?在乳突到下颌角连线中点,按进去能明显摸到一个长骨,从风池进针,就会有一种传感,传到前面。所以这些东西跟人体的构造是有关系,这些构造就需要很精准的思考方式,直接扎到那儿就可以了,但是还必须要配一种手法,这种手法就是在拉动筋膜,通过筋膜的传导传过来。颈一横突不要随便扎,下面的血管和神经也很多,有一定危险的,定好位再扎。这就是我们在用中医很细致的治疗。
有时在用中医治疗的时候,也显得比较粗,比如老十针,你扎在大横上,也叫老十针,你扎在天枢上也算老十针,只要往肚子上扎就算老十针,这是一种粗线条治法,但是在某些方面我们就要去思考怎么来进行一种精准治疗。
日本人讲究扎针无痛,用针越来越细,这就丢失了一部分针灸效果,我觉得粗针能解决的,细针解决不了。比如说较早以前的时候,一个朋友告诉我扎腰三横突可以治疗很多妇科病,他说腰三横突很危险,因为腰三横突尖的位置下面是肾,特别是右边的肾有肝在上面压着,就更靠下,你在扎腰三横突的时候如果扎透了,就伤到了肾。他告诉了我后,我就不敢用粗针扎,就选用细针扎,结果用细针就找不到横突尖,为什么细针找不到呢?因为细针进去以后会随着肌纤维的阻力而拐弯,所以当你摸着腰三横突好好的就在这儿,特别是你找个瘦的人摸,你针进去了,然后针顺着肌束拐弯了,腰三横突尖就是很小的一点,角度一变就找不到了,很费劲,后来改成粗针扎就行了,用的是粗针的韧性穿过去。后来我在电视台做节目的时候,就讲到过一针深,一针浅(扎的时候左侧深,右侧浅)。这是以前的事了。
现在我在用这些理念考虑的时候,我们可以去看一下背部膀胱经的俞穴,它的布点都是在脊柱横突上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扎背俞穴的时候越来越靠里,然后针尖向里侧往下扎,扎到位于棘突与横突之间,或者用针过短,顶多就扎在棘突间,这样你就丢失了部分治疗价值,因为俞穴的位置应该在横突上,扎对了就找到了横突。胡光老师有句口诀可以用在这里:先定位,后探底,不见鬼子不挂弦。探底就是你扎到骨质上这是安全的,如果你扎漏了就不安全了。
下面说的是人的弓弦系统。
 
人的运动系统就像是弓弦一样,那么我们的治疗点应该在哪儿?弦伸缩带动弓臂,应力集中在三个位置:弓弦结合部(软组织起、止点)和弦的中部(肌腹)。就是我刚才说的横突的边缘,它是一个组肌肉的附着点。吃过羊蝎子的应该有感觉,羊蝎子的哪块肉比较好咬,羊蝎子的横突尖,羊蝎子不是羊的脊椎体嘛,横突尖附着的肌肉最多,反到棘突下面沟这个位置没有肌肉,横突尖这个位置就是肌肉的起止点。为什么后背脏腑俞穴定位在横突尖上,最早是有原因的,是有解剖知识的,针扎到这个位置时,感传最强烈,扎到棘突上几乎没感传。
宣蜇人出版的书叫《宣蜇人软组织外科学》,他里面主张的治疗点就是起止点。前二年从国外传进来一种说法,叫肌肉的激痛点,激痛点就在肌腹上。这是二种理念,一种是在起止点上治疗,一种是在肌腹上治疗。那么哪个位置最有用?肌腹可以解决挛缩,因为你扎到肌腹上的时候,它可能会跳动,但你不能深入肌肉,比如说扎三角肌它就会出现跳动,它是在松解一种痉挛。我认识一位广州的老人,他是按摩出身,他跟我说一个理念:“不管是内科病也好还是疼痛也好,应该处理“固态”的肌肉。因为他是按摩出身的老头,没学历不懂解剖名词。他摸了半辈子,快七十了,他说的“固态”肌肉其实就是挛缩的肌肉。你需要把它解开,但针不能扎到肌腹里面,扎到里面这挛缩还是解不开,你需要扎到肌肉的表面,就是肌肉的“衣服”上,刺激肌肉自身的动能,这就是“扎跳”。网上现在到处都是有好像很高深的学说讲“扎跳”,其实道理是很简单的,并不是多么深奥。你给了肌肉一个力,它自己就会去调整,这对治疗挛缩是有用的。但真正的治疗来说,我觉得用扎起止点要比肌腹效果好。
另一位先生告诉我说,外国人笨,他们发现这个肌腹的激痛点后,用长管的注射器里面装生理盐水注射到肌肉里的激痛点里,他说用针灸针扎一下不就得了。左xx用针头扎。不都是在解决应力点吗。
所以我认为选应力点,用起止点要比用肌腹效果好。
因为起止点是位于弓弦与弓的衔接部,也就是这个位置最容易损伤。我们扎针最禁忌的是针全部扎进体内,因为针身与针柄之间的针根部最薄弱,断针最容易在这里发生。这就是应力点,所以损伤最容易发生在衔接部位上。
那么人体以脊柱为例,哪个部位最容易损伤?
衔接部最容易损伤。
人体从上往下数,第一个是颈椎与枕骨的衔接部,所以寰枢关节半脱位最常见。
再往下走是颈7与胸1的衔接部。此处出现问题病人会在后背此位置凸起一个包,就是一个脂肪垫,因为颈椎这里是这个力是往外散的,没有散就会在这里纠起一个脂肪垫,每天感觉后背好像背着一个东西样。
第三个是胸椎与腰椎的衔接部。这个位置最容易出现的疾病是压缩性骨折。
腰椎与骶椎的衔接。包括骶髂关节和腰椎与骶椎之间的椎管裂孔。所以下肢疼痛的特别多,而我们解决的位置基本是在腰椎这里解决。
因为人体的骨盆上面托着身子,下面下肢支撑着,这样,骨盆是受上下这两个力的交接部
以上是人体脊柱的应力点。我们在解决痛证的时候出是着眼于这几个点。这几个应力点找好,脊柱痛证的治疗基本没问题。
 
  凡是骨性突起处都是软组织应力集中点,即治疗最佳点。
刚才说的脊柱的几个应力点,我们从上面看,颈椎里横骨最长的是颈1,它没有棘突,但横突很长,所以颈1横突上面附着的软组织也最多。颈7椎最大,它上面附着的软组织也最多,再往下腰椎里面横突最长的是腰3,几乎人体上下的分界线,就是在腰3,腰3上附着的组织有的是往上走,有的是往下走,它是阴阳的一个分界点。从前面腹部看定位是平脐,从后面定位就是腰椎的正中间,那么从人体区分,就是阴阳之间。
我讲《三焦论》,讲什么叫三焦?什么叫少阳?阴阳之间也。阴阳之间也是最容易藏污纳垢的地方,我们治疗的位置也是在那儿。
凡是骨性突起处都是软组织应力集中点,如果骨是阳,软组织肌肉筋膜是阴,能么阴阳之间就是这个附着点。所以说应为点就是阴阳之间。
 
  人体的运动,不仅是主动肌及其相应力线上肌肉组参与,而且有固定、协同肌参与协助。
比如,我在屈臂的时候,不仅是肱二头肌在运动,实际三角肌也参与了。我们在治疗肱骨外上髁炎的时候,我们只是去解决肱二头肌吗?不是,这个力我们是需要从上面开始卸力。台湾有一个水平非常高的林两传医师,他在解决一个疾病的时候,他是从远端的筋膜开始松解,你比如说他解决头疼的问题,先从手指开始慢慢地解决手指向浅表筋膜层的那种张力,这叫借筋膜由远端开始向里面借,那么我们在解决肩周炎的时候也是要用到这种理念。
我没有那种耐心从手指开始做起,我直接用针扎,我有好多种针具,想到哪个就用哪个。这种扎法就是从远端筋膜开始,比如我们在治一个腰痛的,腓肠肌必需得处理,这是四总穴歌里的“腰背委中求”的理论基础,那么我们在委中这个位置把它周围的组织处理松软以后,腰部的那种牵拉就会减轻。练过瑜珈的都知道,往后面有一个动作是拉伸腰大肌的,往前面是拉伸竖脊肌。后面竖脊肌发紧了以后,有个瑜珈球把应力点放在竖脊肌上往上面拉,因为它有个挛缩被张力给卸掉。那么在下面处理腓肠肌的时候这种力就可以给卸掉,叫卸掉张力。此时腰部就松了,所以“腰背委中求”。
我们在扎委中的时候扎多深?这就关系到一个问题了,初学针灸的人是能扎多深就扎多深。足三里能扎三寸,能扎三寸的地方坚决不扎一寸,这是初学针灸的时候,我原来初学就是这样,扎三寸的地方不扎二寸,因为扎深点有种快感。
我们在探讨效果的时候,我们在想扎多深有效?并不是越深越好。这就要有理论的支持,要知道病变的部位在哪,最关键的是触诊,你得会摸,得摸到层次有多深,你进针才能有多深。触诊我们以后再讲,今天时间有点紧张不能什么都具体讲。
我们讲一条肌肉出现问题,它的协同肌也会出现问题,比如说肱二头肌出现问题,那么三角肌也会出现问题。一开始三角肌可能不会有问题,但随着病程的迁延它也会病。一个位置出现病态以后,这种病灶会浸淫,浸淫到好的组织,我们在处理的时候直接处理病变的组织已经不行了,这就是远端取穴的必要性。
比如一张纸的中间部位出现病变,我们一开始处理中间位置就可以了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四个角也会出现问题,这时候只是处理中间位置是不行的,四个角都必需处理,所以我们的治疗点就不能选择一个。我们用这种方法来思考“一针疗法”。
前两年“一针疗法”很火啊。“一针疗法”我们来看它有没有科学精神。
头痛,扎哪呢?第二指骨全息头痛点,扎上以后肯定会有效,因为它是一种应象。但是这个应象点扎完以后怎么办?就像有病人头痛吃了止痛片好了,回家以后又痛了。少阳经胆火重的头痛,你不解决胆火,头痛怎么可能解决呢!所以说我们在思考的时候,有些病单纯地解决一个点是不行的。
董氏奇穴里有一些个很大的笑话,说一个灵骨、大白治腰痛神效,我使用是有效,但你解决的是痛感的变化,你没有去解决疾病的状态,所以我们在治疗的时候只是去扎灵骨、大白穴这个病是治不好的。
协同肌损伤的痛点就分布于主动肌力线的两旁,将这些病痛点与主动肌力线上痛点相连,则往往形成一个“面”,这又可称作线面规律。
点和面的变化。点可能是个原发病位,面就是个继发病。
我学过江阴陈超然老师的拨针,陈老有很先进的说法,因为陈老不是科班出身,说的一些理论也是大实话,他没有细微的解剖知识。他认为痛点分二种:一种是显性的,一种是隐性的。我们在治疗的时候是找隐性的痛点,而不是去找显性的痛点。他这样说是因为他的针具有特点,他是用一尺多长的针。你只要找到隐性的痛点,这针具作用上以后,基本上病位都能“划”的到。我看他治一个强直性脊柱炎,从颈部一直到骶髂关节这么长的病变,结果他用一个“眼”一根针就解决了。他的针具特点决定了他不用细致找隐性点或显性点了,但是他检查的时候是非常认真的,一丝不苟的。知道哪个点是原发,哪个点是继发。
人体是一个整体。我刚才说的,跨越一个关节的肌肉组织的功能是维持姿势的,跨越二个关节以上的是发动动作的。
当一块肌肉劳伤痉挛会影响其他肌肉,疼痛也会传递,形成由点----面----体变化。我们在治疗时,把握整体观,由大到小,有时候最忌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。比如头疼,头上扎满针了,其实治疗头疼风池、完骨、天柱这几个穴很好用,如果你定位很准确的话,更好用。

 
痛证:有体、面、线、点的特点。

若损伤处痛阈高,痛点可能是继发痛。比如支开帐篷时是拉力的作用,帐篷的顶点是A点的话,四个角分别是BCDE,我们选择治疗点一开始可能是A点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其余四个点都会受累,需要解决这四个点。筋膜的张力和压力,最后自己作用后起的那种变化,会引起筋膜出现一种皱褶,这种皱褶出现以后,时间长了会打结,最常见的打结就是筋疙瘩或者是乳腺增生,乳腺就是一种筋膜组织,所以开药治疗乳腺增生可用柴胡剂,效果很好,柴胡剂治疗的是少阳。

 
疼痛反应区不等于疼痛病变区。
一个力,像多米诺骨牌反应一样,通过软组织传到人体上、下、左、右、前、后、内、外。
也就是说,一个病变点随着时间的推移,它会把病变传播到与它相关的各种组织,在外面可以表现在皮肤上,在里面可以表现在脏器上。
表现在皮肤上可以直接看到,这就叫开穴。直接在看到的地方下针,其实离很远就能看到,在后背上也是一目了然,应该知道在哪地方下针。找到这个位置以后你再下针,包括针感,针感的传导都会出现。
有人太怕扎针,对那种串的、痛感受不了,我就跟那些人说,你说人的身体里好的组织多还是坏的组织多?肯定是健康的组织多,病变的组织只是一小部分,那么针扎到好的组织上没有感觉,只有扎到病变的组织上那种酸麻胀才会剧烈地出现,包括那种传感,也只有扎到那种组织上才有。
陈超然的拨针扎进去后不是乱捅,他是进去后在寻找病变的组织在哪。他的针头是圆钝型的,对里面的组织不是一种破坏。进针后的第一个医者手下的感觉是沉涩,第二个是患者感觉的那种酸胀,这个时候不是痛感,如果捅出痛感来,第一个你捅错了,捅到好组织了,第二个是捅到血管了有刺痛感。所以他那种针又叫“拨探针”。从他那学完后,回来我就发现这种针在北京不能用,太残酷了,一般人受不了。虽然说这个针不能用,我们是可以用其它针具代替,解决应力点,们么可以用准确定位去寻找,不一定要去身体里面找,可以在体表上找----这就是望诊的看开穴。
脚麻松解肩胛内上角,或脚后跟痛扎风池,这都是下病上取,我刚才说的机理。
乳腺增生的患者乳房疼痛,疼痛的原因不一定是乳腺增生,是背部软组织损伤向前的拉伸,或者是矢部软组织损伤向上拉伸传导形成的。所以我们在治疗乳腺增生时有一种办法是刮痧,还有一种办法是在肚子上解决,腹部的筋膜的松弛对解决乳腺增生疼痛也有效果。

 
这就是卸力。
按力学原理来寻找治疗点,考虑“卸力”来治疗疼痛。
这就是我用中医思维方法来思考疼痛的治疗方法。

文章摘自刘丰毓医师讲稿
北京御源堂中医诊所



版权所有:北京东源文际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      京ICP备12004333号
http://dywjmed.com/bjyyt/content.asp?id=466&bigClassID=11&Lang=cn